文章Article

 

1518193810609561.jpg

艺术工作者考察露天矿 摄影:刘谨 2007


我的新画《露天矿公园》取材于粤西某小城的露天矿,这一点也不奇怪。近十年来,我先后有十来幅作品取材于此。关于取材这个问题,原本我不太在意。一直以来,也没有很明确地意识到十年来自己断断续续的在画着这个地方,只是现在回想起来,细数了一下,才发现有这么些作品是画这里的。一般来说,在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的指引下,画什么或不画什么,我完全取决于直觉判断或者个人喜好。回望过去,为什么我会断断续续画着露天矿这个地方这么多年?


1518193828343433.jpg

网络图片:卫星图下的露天矿


露天矿,粤西某小城的地方名。上世纪五十年代,这里被探测出全国储藏量第二大的油页岩,也因此,国家便在这个粤西小城设立油公司,并在此进行油页岩开采用于提炼石油。后来,我不清楚出于什么原因,什么时间段油公司停止了对油页岩的开采,这个地方自此便留下了东西走向,连绵数十公里的两个大坑。
 
1998年,我尚且在这个粤西小城做个安稳的小学教员,丰衣足食。同时也喜欢结交一些向往文学艺术的朋友。同年某天,我跟着几位学艺术的前辈朋友第一次来到露天矿这个地方。那时,西边的大坑由于常年日积月累,已积满了水。听附近的村民说,水底下少则都有成千米深。这些水也许是含有矿物质成分过多而呈碧绿色,且绿得诡异。东西两个大坑中间隔着一道堤坝,西边的坑较大,站在堤坝上一眼望不到尽头,两边是裸露的山脊,应该是过度开采而留下来的。如今,油公司虽然停止了开采,但据闻这里的开采权已移交到地方政府再转包给私人了,主要是开采一些煤、高岭土等。就在东边的大坑及其它一些地方,零零星星还可以看到现场作业,数部运煤卡车绕着大坑一级级盘旋上落,蔚为壮观。


1518193943841925.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个人工挖出来的矿坑,不动声色地在这躺了几十年。部分遭受破坏的植皮失去了再生功能,致使风化的黄土加上碧绿的湖水相互映衬,组成了颇具西域风情的画面。然而它,却又很肯定不是那种江山如画的自然风光。我喜欢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1998年,我还没有作出要考大学的打算,自然没想到日后会以这里作为一些创作的背景。但,至少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有点喜欢上这个地方。
 
在往后的几年时间,只要时机成熟我都会往这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但去的次数也不会太多。早些年一年一两次,后来就两三年去一次。这种频率一直保持到现在。后来得知,有位比较要好的朋友,他的老家就在这个矿坑边上。听他说,他们家原先是在这个巨坑的中间,后来为了国家集体的利益,村民们作出了选择,将家往边上迁移。


1518193961327049.jpg

西边矿坑 2016


1518193995589653.jpg

东边矿坑 2016


2005年,大学毕业后,我开始有意识地去画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而关于绘画,自我觉得从熟悉的事物入手,比较好把握。起码有过亲临现场的经验,有时跑题也不会跑得太远。这样自然而然就想到露天矿,毕竟关注这块土地也有好几年了。这就是我选择画这里的原因之一。

当然我的作品取材,也不止这一条线索,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抵就是每隔一段时间想到或者看到这里,有所感触时便画一幅。这过程中,并没有一个很长远的计划和目的,非要将它做得怎么样。所谓有感而发,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其实,有时候感慨之时,我更多是想吟诗的,可惜我不会作诗。画画也不敢说有多会,好歹比写诗在行,所以只有选择画画,仅此而已。
 
选择画露天矿,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如前所述,我着迷于这种既似风景却又不是那种旅游区意义上的自然风光。确切讲,我喜欢这种人为的荒芜。每当我置身其中,可以想见当年集所有资源,人力物力,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如今却像是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这种荒芜,在我看来,它是有别于一些自然景观所带来的荒凉感。相比之下,它多了人为的痕迹。我喜欢寻找、观察这些痕迹,它总是能让我思绪万千,却又无言以对。这个时候对我来说画画是最好的选择。
 
四年前,当地官场突如其来的一场“地震”。一些对自身要求不够严的官员,由于生活腐化等问题,被关了进去。这个事件也曾经轰动一时。同时一些私采矿老板也被关了进去,两个时间点虽有点微妙,但两者之间未必有所关联。自此之后,这片矿区总算是完全处于停工状态。
 
今年春节,出于一次偶然机会,我再次来到这里。发现在裸露的山地种上了景观林,同时修了一些崭新的水泥路。听说还有个在建的露天矿博物馆。似乎又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后来得知,政府正在悄悄地将这里改造成集休闲娱乐于一体的生态公园。这样一来,又为市民提供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休闲娱乐,总能令人忘却一些不美好的记忆,这是好事。也因此,才促使我对拙作《露天矿公园》的构思。露天矿就是一个这么有意思的地方。


1518194014652147.jpg

露天矿公园 160x120cm 布面油画 2016


回应一下文章的开头提出的问题,为什么画这里那么多年?其实从一开始构思要画这里时,我并没有想清楚究竟为什么。综上所述,也未觉得有足够的说服力。所有都是在懵懵懂懂中完成。这对我来说也并不是坏事,因为假如当初把所有状况都思考得一清二楚的话,说不定我可能早就转行做装修去了。
 
写于2016年6月27日 

文 / 伍思波
1977年出生于中国广东,200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现生活工作于广州



广州画廊微信公众号原文链接 
为什么我不去做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