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Review

 

1534326234782214.jpg

展览现场图,Tabula Rasa 画廊|图片提供

 

日常生活实践的复调




陈拍岸、黄永生、伍思波

中国北京| Tabula Rasa 画廊

2018 年 5 月 12 日―6 月 17 日



 

Jerome Araki | 文 


“陈拍岸、黄永生、伍思波”这三个名字既代表着具体的个人,又指向“艺术家”这一共同的身份。广州画廊携这三位艺术家北上,直接将名字罗列作为展览的题目。此种做法并非是要立下强调个性的宣言,而是意图剖出了一道艺术与日常间的裂隙,他们的实践则恰恰位于其内。

 

作为消费者并身兼艺术生产者身份的陈拍岸怀着警觉质疑之心游戏于商品社会的汪洋大海中。他的诙谐不是源于乌合之众身上的那种积极乐观,而是带有些许黑色幽默的意味。《吃自己》和《荡秋千》以简笔线条勾勒出荒诞、矛盾的姿态,图解了“愉快的自反”——消费的局限正是消费本身。陈拍岸将商品的视觉符号和商业逻辑以艺术之名义暴露于创作当中,以揶揄触发短路,制造有意而为之的故障停歇。消费被从“现实生活”中解放了出来,暂时被悬置了,商品与人相互作用的机制则被展现。至此,消费不再是对欲望的满足,它指向一个空集,并反过来消解掉欲望。


1534326337193817.jpg

1534326354173959.jpg

1534326392310918.jpg

展览现场图,Tabula Rasa 画廊|图片提供

 

伍思波的油画是对曾经回忆的描摹。对于他而言,画中那一瞬的“静止”是他在不可逆的动态时间线上把握记忆以免其流逝的努力。画面的晦暗并非政治意义上的隐喻,那是记忆的底色。在《观望》中,画面内的三个人物形象都望向远方,但在场的还有艺术家本人。伍思波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采用旁观的姿态,作为记忆主体的他难以置身事外。个体的记忆胶囊中铭刻着权力嬗变的线索,而恰是权力使周遭环境的物质结构与道德秩序发生迭变。藉由对权力诱导下的城市化的体验,伍思波亦采纳了一种在微观层面上进行操作的方式,他用隐微的光照亮日常的场景与不知名的角色,抵抗着被遗忘的宿命。

 

黄永生的《魔术道具》用现成物件与动态影像作为引子复原了幼时观看《哆啦 A 梦》的场景。配音演员林保全的逝世是创作在现实的出发点,而此事件指向“消失”。记忆在场,主角却是缺席的。此情境对于观者而言,既熟悉又陌生。观众犹如一个闯入者、时空穿越过来的人,唯有对创作“内文”进行关系构建的想象方能穿越其搭建的表象。《魔术道具》对记忆的全息还原反衬了其真实存在状态之低清。作品成为一个微事件,它悄无声息地割下情绪中一道微创刀口,激起难以名状的乡愁。可是,那在语言之外的、设想之中的“乌有乡”,未曾也不可能抵达。

 

展览将三位艺术家独立的对日常生活的实践勾连对位,结构出一部有机的复调。真切的个体经验是艺术家们“编辑”的对象。此过程躲避开了空洞、虚伪的观念演绎,直截了当地解析出现实内在的意识形态结构。三人正是从对此结构的认知出发,回应着日常的政治关涉并制造出与现实平行的有效叙述。


1534326426542017.jpg

1534326426966174.jpg


展览现场图,Tabula Rasa 画廊|图片提供


编辑 / ArtWorld

1534326468623464.jpg

1534326468799452.jpg

“陈拍岸、黃永生、伍思波”

Tabula Rasa Gallery × 广州画廊

展期:2018.05.12-06.1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6北三街 Tabula Rasa 画廊



微信公众号原文链接:展评 | 陈拍岸、黄永生、伍思波是如何实践艺术与日常间的裂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