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Cover

 

1517927184519038.jpg

广州画廊一瞥



导语
2015年底,在全国经济一片低潮的情况下,可见由于资金链断裂,一些经营多年的画廊随之倒下。由于投资者信心大跌、藏家抛售,市场存量作品太大,部分艺术家作品价格被腰斩或者全面滞销。而在广州有一群年轻人满怀理想开启了一新空间“广州画廊”。画廊,对于艺术家再熟悉不过,而艺术家开画廊,在中国的案例也比比皆是。那么这次在广州,这4位80后究竟想开一家怎样的画廊?

要做广州第二代画廊
最先知道“广州画廊”是从友圈里得知,当时还纳闷谁那么有胆在这个时期开画廊,并且名字看起非常之高大上:广州画廊,英文Canton Gallery。从画廊的微信公众号的两篇延伸阅读《永泰兴通画点》、《清朝年间外销画成为世界观看中国的一个方式》,这正好解释了画廊的名字由来,而“广州画廊”就是广州的画廊。“在地”可能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扶植与培养这个地区的年轻艺术家为方向,另外就是面向“当代艺术”,在语境与时空上都是在场的创作实践形态。更有趣的是,当问及“广州画廊”能否在工商局注册时,他们意会一笑回答,“当然注册不了”。于是他们又想了好几个方案,其中还有意将清代广东十三行商人伍秉鉴的又名敦元作为注册公司名,而这也与他们所讨论的“在地”正好契合。

从广州美术学院至怡乐路10分钟的车程便抵达“广州画廊”所处的商务大厦,楼下门庭是一家汽车修理厂,这不禁让人想起去维他命艺术空间必经过一个菜市场的情景。广州画廊设在怡乐路一商务楼三层其中的一间,近100平方米的空间,对于一个新建的画廊来说,相较于一些资金充裕的空间,他们算是勉强把门面撑起,画廊门口挂着常规的不锈钢铜板招牌,赫然呈现中国书法“广州画廊”的字样,据介绍是由香港书法家叶浩麟题字。

画廊由胡向前、林奥劼、林敬新共同出资经营,目前三人平均分摊所有费用,他们均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与胡向前约好在画廊见面,同时也见到了他的另一位合作伙伴林奥劼。胡向前和林敬新在若干年前也参与了观察社的创办。这个计划源于胡向前从北京回广州时,大家在小洲村聊天,谈到这边的发展情况,于是想要办画廊。

他们还邀约了第四位合伙人曾于英国留学、现居住在香港的容颖仪,因为她曾经任职于维他命艺术空间有相关工作经验,被邀请出任画廊经理。她把第一个展览命名为“低纬度的不透明”,而第二个展览也正在规划中,两个展览的意念似乎都传达了对南方港口城市的近代历史的兴趣。整个团队除了也是艺术家的“画廊助理”赖志杰,其他几位都是“80后”。

“低纬度的不透明”共展出五位艺术家作品,展览虽然小,但类别却非常完整。从架上绘画到影像、装置、现场行为表演都应有尽有。其实原来应该是六位艺术家,其中一位未能参展的艺术家是一件木质装置作品,由于从香港进内地需要报关审批,木质作品没通过,因此未能如期而至。

经过一番展览详细的导览后,对于建立画廊的初衷,胡向前接受采访坦然地谈到,“因为广东没有年轻的画廊。或者说我们是在做第二代画廊,第一代是维他命艺术空间,每一代都应该有对应的画廊。”相较于上海的没顶画廊,胡向前不否认受到一些启示,“如果说开画廊是受到别人的影响,可以说是郑国谷。最早的维他命艺术空间的发起与他有关,作为艺术家发起做画廊郑国谷比徐震早多了,但其中他们发展的方向与内容却差别很大。”


1517930108279245.jpg

WT IP《Jin2》、《Din6》


1517930132203191.jpg

黄永生《阿尔的太阳》


1517930141949208.jpg

刘茵《天空下》


艺术家身份的转变?
广州画廊的成员一共有4位,3位是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其中胡向前和林奥劼现为职业艺术家。在当下在中国有不少艺术家以独立主体的身份进入市场的案例,与艺术品经营机构直接进行商业竞争,在欧美发达国家并不多见,这可以堪称中国艺术品新兴市场又一特质。而对于胡向前与林奥劼来说,他们并不以为然。“我们做画廊的焦虑就像做艺术一样,虽然做艺术不一定能赚到钱,但我们希望画廊运营的方向是正常的。我们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的,也许会有不少人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亦或是在做一个行为都没有问题,我想要说的是,我们这次做的真是一个画廊。”

“我们觉得不管是做艺术家,或是做画廊,其实是一样的,我们都当成一种实践进行。而且做画廊来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在别人眼里也许我们是屌丝画廊,但是我觉得,能给艺术家提供一个平台,并且把他们的作品卖给懂他们的藏家,那才是我们真正的目的所在。当下也许绝大多数的画廊都会为利益而导向去找寻艺术家,而我们侧重的则是有思想的艺术作品。” 胡向前与林奥劼同时谈道。

早在画廊成立前,胡向前与林奥劼已经有了做空间的经验,只是之前做的“观察社”是非盈利空间,而这次做的是很实际的运营盈利机构。这两者之间存在这实际的利益矛盾,“观察社早期就一直在做香港与广州之间的平台,是非盈利空间,而且有基金会的赞助,大家现在有人觉得做这个空间跟那个空间有没有利益上的矛盾,大家会问我有没有这种担心,我说肯定没有,那个钱还是唯一使用在观察社的项目上,因为艺术家就那么多,我会公私分明将两边的关系处理好。”胡向前直言不讳谈到。

对于画廊的分工,“我负责画廊主要对外事务及宣传推广,我的职责就是努力帮艺术家卖作品,由于我们做的展览都是影像、装置、行为等作品,这些都是不占市场主导的品类,能把这些作品成功推荐给收藏家这才更富有挑战性。并且我们目前打算至少维持二、三年,若要把画廊一直坚持下去就必须有人要买单。”胡向前笑言。


1517930800919696.jpg

方琛宇《午后》


1517930800474748.jpg

MMI影像团队《西游记》


职业化推新晋艺术家
作为画廊经理的容颖仪平常生活在香港,却很从容的对待自己在广州的新工作挑战,接受采访时谈道, “画廊的筹建我们其实没有过多的讨论,大家觉得刚刚好是时候,便一拍即合。今年3月份开始,我一直在做艺术家的访问,在香港做展览认识了不少艺术家,然后早两年在维他命艺术空间工作的时候也关注一些艺术家,并整理和研究了他们的资料,得以认识一些新晋艺术家,越发觉得香港做新的艺术家更困难。香港的画廊基本上都没办法主推新晋艺术家,因为需要花很多时间在艺术家身上。大家经营的话也需要蛮长的时间,恰好相反我们觉得那几年对于艺术家来说其实是蛮重要的,比如一位艺术家刚毕业两三年,如果没有一个人或是一个平台去协助一起去成长,走职业艺术家创作那条路还是蛮困难的。” 容颖仪谈到。

“大家想要一个地方,可以去关注、推介珠三角的艺术家,这个蛮重要。因为珠三角在大家的想象中国艺术发展的时候,粤语地区也是很有活力的,蛮多地方如此,因为大家在说话的时候就会想象一个语境,那个语境可能跟北京不同。我们一直在思考如果艺术家要成功只能去北京、上海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位艺术从业者,可以能问题。但是对于艺术家来说可能在自己最熟悉的环境里进行创作是很重要的。所以希望是可以有一个在地的平台是关注珠三角的艺术家。早在明清时期的最为通商贸易港口的广州,为何能十三行能发展起来也是基于这个因素。所以,我们适逢做了‘广州画廊’。我们希望之后会更好,藏家这个方面是很重要,让不同的平台去发掘有不同新的藏家,画廊最重要的一点是让艺术家能够以艺术家的身份去生活。” 容颖仪谈到。

“我在香港的经验是香港地方又贵,据了解现在香港做画廊的人很难可以收回成本,因为地方太贵了成本高,画廊的空间一定要很大,所以没有办法。而且如果是新的艺术家肯定没有办法,我们也不想变成了一个好像是PR公关一样的营销方法,因为这样对于我们来说最不想看见的结果,这样会很快速地把艺术家的艺术生命结束了。”容说道。我对于做展览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兴趣,但是很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跟艺术家沟通,就不可能做成一个好的展览。对于展览的概念,我是觉得如果沟通中产生一些观点就可以做一个展览。我们计划未来一年会有四个展览,刚刚好与我在这一段时间做的探索与研究相关,也遇见了一些适合的艺术家,所以才会有这四个主题的展览,紧接下来的第二个展览也是我在香港认识一些艺术家作品。”容颖仪补充道。

笔者到访,广州画廊已经启幕一周,采访结束时问及是否有销售成果,他们欣喜告之已有艺术家的一件录像作品被藏家购藏,虽然价格不高,但对于他们已是一种特别的鼓励。

文/潘慧敏



雅昌艺术网原文链接 
http://huanan.artron.net/20151230/n805578.html